社区

稳定币至暗时刻,USDD何以逆势崛起

区块之家 发布于 1个月前 分类:其他

发行才3个月,凭借320%的质押率、市值排行榜66名、UST崩盘冲击成功回锚……USDD已经显示了足够多的实力和潜力。

这个登顶加密货币世界最高质押率的去中心化算法稳定币,是区块链明星孙宇晨和最大的去中心化组织波场DAO,在黯淡的市场走势中“不合时宜”的一次出击。成功击败空头多日缠斗之后,USDD坚挺的保持了与美元的锚定。人们这才意识到,在稳定币这片战场上,孙宇晨和波场DAO正在所向披靡。

USDD为什么能成功,并显示出一匹黑马令人“望其项背”的霸气?

       一、超额抵押,USDD抓住了机遇

USDD出现的时机并不好,5月份的加密货币市场已经在持续的熊市里煎熬,紧接着一批明星项目和投资公司的倒塌,更是为逐渐走入盛夏的世界增添了更多的寒意。

为什么孙宇晨和波场DAO选择在这个时候推出一款旨在应对波动的稳定币?

如果把时间拉长,这个问题的答案就不言而喻了:波场TRON的用户数即将突破1亿、稳定币流通量超过以太坊、跨链解决方案BTCC已推出近10个月……波场生态的发展已进入到一个大的发展阶段。

而波场TRON创始之初就在意图重新定义互联网,成为新阶段的金融基础设施,著名财经评论家水皮也认为,“基于区块链技术搭建现代化金融系统中,完全去中心化的稳定币”不可或缺。如果波场TRON要实现这一初心,那么仅靠发行TRC-20的其它稳定币是不够,它需要一种波场公链上原生的稳定币,来支撑起整个庞大生态里的价值流通。

如果把时间和视线拉得更长更高一点,从整个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的发展历程,乃至人类的经济史和金融史的角度出发,USDD的出现就显得更加水到渠成。

21世纪,人类真正进入数字化时代,数字经济的在全世界占据重要地位。以中国为例,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45.5万亿元,占GDP比重达到39.8%。

数字经济规模的扩张,意味着市场对于数字资产中介的需求也在不断上涨,这种需求在加密行业尤其明显。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前美联储高级经济学家胡捷表示,“任何一个市场都需要一种价值稳定的交换媒介,即货币。加密资产的交易市场也不例外”。

加密货币行业确实已经出现了许多基于此种考量的稳定币,在排名前十的数字货币里,就有3种稳定币。其中就有不久前崩溃的UST。

所以,问题不是市场需要稳定币,而是需要一个真正可信的、去中心化的稳定币。根据区块链行业媒体WebX的分析,“波场总是在市场中出现一个普遍问题时,提出解决方案并且完全扭转局面。”

USDD的出现即是伴随着波场整个生态爆发的需要,也是伴随着整个加密行业对于“稳定的稳定币”的渴求而出现的。

       二、市场认可,USDD的发展出人意料

发行3个月后,USDD的市值迅速进入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的前一百,并保持在66名左右的位置。根据波联储和USDD官网的数据显示,排除市场下行因素,波联储质押的资产仍然达到了23.2亿,并拥有超过320%的质押率。

如此之高的质押率大大超过了市面上几种稳定币USDT(100%)、DAI(120%)、TUSD(100%)、USDC(100%)。而且波联储还详细公布了质押资产的组成部分,其中包括1.4万个BTC和1.4亿枚USDT,以及109亿枚TRX和9.9亿枚USDC。

不仅在整个体量上,波联储采取了超额抵押的方式,在资产类别上也是做到了多样化,提高了应对市场波动风险的能力。

区块链媒体深潮财经指出,“这种明牌设计过于诚实,⾄少⽬前流⾏的USDT们还没有做到直接公⽰⾃⼰的资产储备”。但同时,“超额抵押的好处是,面临抵押资产价值下降等极端情况到达清算阈值时,有充足的抵押资产会被出售”。

这种机制的设置意味着USDD的持有者在市场无论牛熊都能获益,因此USDD的白名单机构已经扩大到9家,其中包括Alameda Research、Amber Group、Poloniex Exchange、Ankr、Mirana、Multichain、FalconX等全球知名机构。

白名单机构的设计应该参考了波场DAO的机制,波场DAO是波场TRON自身完成去中心化的重要一布。国外知名区块链媒体Cointelegraph在报道中分析说,目前,USDD已经是“全网最为安全的去中心化稳定币”。这种去中心化的可以说是极致的,不仅从组织上,波联储采用了去中心化的结构,同时还借助BTCC跨链协议,USDD接入了以太坊、币安链等主流公链。不仅使得USDD触达到更多用户,同时也进一步提升了自身的去中心化水平。

这是此前所有的稳定币都没有尝试过的。

中央财经大学数字财经研究中心主任,金融研究室主任,经济学博士陈波曾表示,“加密货币体系的成熟需要建立起波动性、流动性和稳定性的三角结构,目前缺了稳定性这一极。”而建基于去中心化机制上的稳定性则满足了这一需求,“投票机制仍然是稳定性和效率指标最平衡的方法。不过投票制的风险在于人为操控,因此需要采用去中心化的DAO组织构建投票体系”。

但USDD出人意料的一点在于,即便拥有了较为完备的去中心化机制设计,并得到经济学家和行业媒体们的称赞,USDD的发行仍然小心谨慎,目前总的发行量才7.5亿枚。

根据波场TRON创始人孙宇晨的说法,这是在UST崩盘中吸取的教训,“它们发展的太快”,而USDD则采用了更为谨慎的措施。

市场证明了孙宇晨的预见性,谨慎的央行货币政策帮助USDD赢得了空头的冲击。

       三、击败空头,USDD重新定义稳定币

即便快速发展了3个月,USDD并非顺风顺水。在UST和Luna崩盘的冲击下,Celsius、3AC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并走向崩溃,人们纷纷开始预言下一个受害者是谁。

尚处于发展初期的USDD遭遇空头的围剿,USDD的最低价一度降至0.9111美元,同时收到冲击的还有波场DAO的TRX,跌幅一度达到40%。

稳定币一旦遭遇“脱锚”,便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威胁到的不仅仅是作为稳定币的USDD,还包括整个波场生态,其中就包括1.07亿用户和数百亿的稳定币市场。

波联储通过不断注入资产,最终USDD回到了与美元1:1的锚定。区块链媒体深潮财经和财经媒体财经无忌复盘了这场精心动魄的“做空阻击战”。财经无忌指出,空头投入了1.72亿枚USDD参与这场做空,而且基本都是同时借贷的方式完成。空头意图通过佯攻USDD来打击TRX。最终的结局是USDD和TRX双双拉回到正常价格,而空头则获利收场。

在整个过程中,波联储通过加大投入稳定了市场,起到了一个中央储备和央行的作用。

陈波在分析USDD的文章里指出,“USDD最大风险则在于其预言机的预测效果是否具有可信力,这需要时间的检验”。在发行后的第三个月,USDD即遭遇了陈波博士所预言的情况,证明了自己的稳定性。

波联储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至关重要,它让人们看到了作为稳定币,背后不仅需要有去中心化的机构支持,同时也必须拥有强大的金融工具和货币政策。市场是残酷的,但优秀的组织架构能力,能帮助USDD灵活应对挑战。

胡捷认为,“加密资产社区独立创造和管理一个币值稳定的货币几乎不可能实现”。陈波则对市场风险的来源进行了分析,他认为,“作为投资工具,加密货币良好的波动性和流动性极大满足了人们的投机欲望,但是作为支付工具,加密货币又让消费者望而却步,也成为传统央行的主要批评理由”。

在这场做空阻击战里,波联储功不可没。

       四、扩展场景,USDD不只是稳定币

这场风波,将是USDD进入更广阔世界的一大考验,它成功了,而新的机遇也随之到来。Web X提醒人们,“可能外界的目光太过于局限在USDD内,而忽略了其背后的战略性意义”。

8月初的一则新闻证明了媒体们独到眼光,知名区块链旅游服务平台Travala.com新增USDD为支付方式之一,这是USDD走向全世界,并进入更多场景的第一步。

深潮财经认为,“理论上,⼀旦应⽤场景得到扩⼤,单考虑透明度和使⽤效率等因素,USDD或许是更好的选择”。

进入现实生活的应用场景,这是扎克伯格和Facebook曾经想做而没有做到的。如今,扎克伯格的Libra几度折戟,Facbook换面Meta前途未卜。新兴行业的波场DAO和USDD却一路高歌,让人不得不说新的互联网世界里可能没有了旧霸主们的一席之地。

在众多互联网公司感受到压力,纷纷进入元宇宙和Web3.0时,他们可能已经失去了机遇,对于区块链和加密行业来说,新的格局正在形成。作为其中重要的一环——稳定币,可能才是那个制胜武器,陈波认为,“稳定币是web3.0金融体系的皇冠,也是加密货币真正走向成熟的标志”。

对于波场来说,机遇同样转瞬即逝,深潮财经提醒道,“倘若⼀切顺利,稳定币USDD成为了波场的重要抓⼿,⽣态中的应⽤和场景可能会就此爆发”。

0个回复

  • 暂无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