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资讯

“中国威胁论”是扎克伯格的挡箭牌还是本心?

6个小时的坚持,换来的只是徒劳?

“中国威胁论”是扎克伯格的挡箭牌还是本心?

美国东部时间10月23日上午,年轻的FaceBook掌门人扎克伯格西装打领地前往华盛顿出席听证会。

作为这场主题为“审查FaceBook及其对金融服务和住房行业的影响”的听证会的唯一证人,扎克伯格做了十分充足的资料准备和心理准备,来捍卫凝结了他的心血与野心的加密货币项目Libra

这是扎克伯格自2018年就剑桥分析公司丑闻作证以来首次正式现身华盛顿,足见他对于此次Libra听证会的重视程度。而对于正逢“多事之秋”的Libra来说,这也的确是一个奋力一搏以挽回期待和信任的机会。

但反过来看,这场听证会也是议员们少有的可以公开盘问扎克伯格的机会,更是那些早就对Libra有一肚子不满的监管者们直接对Libra的顶头主导者发起责问和刁难的机会。

从这点上来看,或许自一开始他们就不是为了听扎克伯格的解释和说服而来。 他们只是想进一步摧垮Libra。

– 01 –FaceBook的信任危机

尽管外界皆知这场听证会的导火索及其所围绕的中心都是Libra,但听证会的主题仍然以FaceBook而不是Libra来命名。

这件事很能说明一个问题——议员们的担忧、不满、乃至恐惧情绪,更多地来自于FaceBook这家企业本身。

许多人不知道的是,FaceBook现在正面临着许多国家的监管机构以及美国本土47位州检察长的调查和控诉,甚至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呼吁:由政府介入,将FaceBook拆分成一些规模较小、实力较弱的公司。

很难想象一个位列全球10大科技公司之一,并在世界范围内拥有数十亿用户群体的巨擘会有着如此差的民众信誉。

扎克伯格在听证会上也承认了FaceBook所存在的信任问题,“我明白我们现在还不是一个理想的信息服务者,”但他并不认为这样的现状会一成不变,“为了建立更加良好的信任,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去做并且正在做。”

来自纽约的民主党人代表Nydia毫不客气地指出了FaceBook曾在2014年收购WhatsApp时承诺,会把WhatsApp与FaceBook的主要平台分开运营,但几年后扎克伯格仍然将这两个应用程序的数据给合并了。

“中国威胁论”是扎克伯格的挡箭牌还是本心?

“这个事件令我们不得不重点关注如今FaceBook进军加密货币领域一事。”Nydia如此告诫道。但她的潜台词更像是在说:“在企业重大抉择以及用户数据这些问题上,你有着出尔反尔的前科。这也令你如今的证词变得不那么可信!

– 02 –匿名威胁、政治宣传、虚假信息、以及儿童色情

长达六个小时的质疑以及不断抛出的棘手发文,这几乎可以说是一场“殴打”,一场只动口不动手的殴打。

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议员们把Libra与各种各样的问题联系在了一起,包括但不限于匿名性的潜在威胁、政治宣传、虚假信息宣传、还有儿童色情等。

纽约民主党人代表Carolyn表示:“你正在创造一种全新的货币,一种可以被匿名应用的货币。而一个影响力巨大且被广泛使用的匿名币无疑会对民众安全乃至国家安全造成巨大威胁。这些安全隐患,正是我们最关注的问题。”

虽然扎克伯格本人对于“加密货币如何为世界上数十亿没有银行账户的人们提供一种安全的金融交互方式”持有相当乐观的态度,但他深刻地明白,在安全隐患这件事上监管方是绝对不会做出让步的。因此扎克伯格保证,在所有美国监管机构批准之前,FaceBook不会在任何地方推出Libra。

来自密苏里州的共和党人代表Ann则坦言:“FaceBook过去在处理儿童色情制品这方面的做法令我感到困扰。这使得Libra有可能因为被广泛应用于色情产品交易而造成可怕的社会影响。”

任何一个拥有信息交互功能,并且汇集了大量用户的社交媒体平台,都会不可避免地出现许多色情图片以及影像。且先不吐槽美国成年人色情内容的合法性,单就涉及儿童的色情内容而言,绝对是包括美国在内的绝大多数国家严令禁止的事物。

尽管FaceBook于报告中明确指出他们在平台中发现了数以百万计含有儿童色情隐患的图像和视频,但是他们的动作也仅仅只是停留在了这个阶段。政府没能获悉他们接下来是如何处理和应对这些不良内容的。 Ann议员明确表示:“在这件事情上,你的工作没有做到位,端到端的加密也无法帮助解决这个问题。

关于这个质疑,扎克伯格承认监管一个全球性平台上的内容是件极其困难的事情,但他们仍然积极采取了防御措施和审查手段。扎克伯格的原话是:“我们比其他任何公司都更加努力地抵御这些行为和内容。” 密歇根州民主党人代表Tlaib与扎克伯格产生意见冲突的原因则在于FaceBook对政治宣传以及虚假信息等不加以审核和判断。

Tlaib认为,FaceBook对于流传在其中的政治宣传广告以及虚假信息等没有进行事实性的查证,而这些信息往往会进一步造成广泛的不良影响。 如果Libra基于此问世,那么伪造内容的产出、交易以及市场将会更加猖獗。由此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自然也会更加恶劣。 Tlaib举出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例子:“一些针对我的仇恨言论以及到处散布的虚假信息严重影响了我的政治活动,甚至在我的办公室里引发了暴力事件,而我本人也曾因此而受到死亡威胁。”

“中国威胁论”是扎克伯格的挡箭牌还是本心?

俄亥俄州民主党人代表Beatty对于这一观点表达了认同,她认为Facebook在“多元化和包容性”的问题上做得似乎太过了,以至于令人感到“恶心和震惊”。

面对这些严厉到几乎带刺的发言和质问,扎克伯格在FaceBook律师团队以及公关主管等人的前排陪同下,仍然表现得足够镇定和冷静。尽管偶有失误,但仅从FaceBook首席执行官和Libra 主要倡导人的角度来看,扎克伯格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而且做得很好。

– 03 –担心“霸主”地位不保的美国人

扎克伯格在讲话中明确提到,美国监管机构对于Libra千方百计的阻止,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就是在帮助以中国为代表的其他国家发展自己的加密货币项目,因此这种“努力”反而可能会损害美国以及美元的主导作用。

扎克伯格还进一步补充道:“当我们为这些问题辩论和争执的时候,其他国家可没有闲着。在FaceBook正式发布Libra白皮书后不久,中国也对外公布了他们的央行数字货币,事实上,他们从很早之前就开始研究与之相关的技术,并且如今也在快速地发展。反观我们,如果美国不去创新,就无法保证我们如今在全球的金融领导地位。”

显然,美国人对于自己的“霸主”地位有着极高的占有欲和自我认可度。当扎克伯格对Libra 的维护上升到国家竞争层面,并表示储备金主要为美元的Libra将有效提高美元的主导地位后,不少与会议员都对他的观点表达了积极响应。

金融服务委员会的共和党成员普遍更加支持扎克伯格,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人最高代表Patrick就曾表示:“民主党人在控制诸如Libra的新技术这一方面做得太过火了。”

Patrick在听证会上向扎克伯格询问了有关中国科技公司的发展状况,扎克伯格的回应是:“如今,世界顶尖的10大科技公司有六家都来自中国,在科技创新这件事上,我们正在被追赶甚至反超。据资料显示,10年前的10大科技公司由美国独占9席,仅有诺基亚一家是来自于芬兰,而中国并没有上榜企业,与现在的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

“中国威胁论”是扎克伯格的挡箭牌还是本心?

图片来自21数据新闻实验室

对扎克伯格以及Libra表示明确支持的Barr议员还讨论了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的潜在威胁及其所参与的“一带一路”倡议,并认为Libra将有可能成为美国对抗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的有力工具。

说到这里,相必大家肯定很想吐槽一下他俩。

央行的数字货币从本质上来讲属于人民币法币的衍生形态,与加密货币并没有强关联性,与Libra也无法形成直接的竞品关系,从技术上将二者进行对比更是强拉硬拽。

至于一带一路,尽管它的根源性目的在于扩大中国的经济影响辐射带,但如果连他国广泛地建立经济友好关系和经济流通渠道这种行为都看作是一种经济威胁的话,我想Barr议员要担心的恐怕就不止中国了。

从这一点看来,扎克伯格和Barr对于中国的央行数字货币以及一带一路政策等国情或许没有进行深入地了解。而扎克伯格将中国科技创新发展作为支持Libra的证词的行为,更像是借国际化的矛盾和竞争来作为挡箭牌。

不过,要说扎克伯格此言完全出自对Libra 的保护,全然没有对中国科技企业崛起的担忧,肯定也是不对的,具体原因我想前面的那张对比图片应该已经充分说明问题了。

有意思的是,主导本次听证会的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Maxine似乎不这么认为,作为Libra的坚决反对者,Maxine在听证会结束后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我相信我们足够强大,足够聪明,可以满足未来的发展需求并在世界范围内具有竞争力,我们只需要继续前进。”

第一眼看到这个发言,甚至难免会有点心疼扎克伯格,要说服一个这么偏执的人相信并理解Libra的价值,想必真的很不容易。

– 04 –听证会未能缓解监管方的担忧

正如前面提到的,技术的创新以及对美国国际竞争力的提升是与会的Libra支持者的主要观点,而对于这个观点嗤之以鼻的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Maxine自然也不可能仅仅因为一个听证会就改变想法。

Maxine在记者采访中仍然坚持强调:“我不是Libra的支持者,我没有明确它要做什么以及它的积极意义,而扎克伯格也没有解释清楚。 显然,扎克伯格数个小时的努力、坚持以及煎熬没能改变什么。往坏了说,有些问题反而变得更加严峻了。

比如,当众议员Bill质疑Libra协会是否会在未经美国监管批准的情况下推行Libra时,扎克伯格的回应是:“如果这样的话,我相信我们(FaceBook)将被迫离开该协会。”而原本站在支持立场的Barr则对这一声明展现出了强烈的怀疑。

我们知道,Libra协会的28个初始成员中,有7家企业于近期相继宣布退出Libra协会,包括PayPal、Visa、万事达卡、Stripe、eBay、Mercado Pago和Booking Holdings。 乍看之下,这似乎只意味着四分之一的成员的离开,但实际上,这7家企业在Libra协会中都属于头部成员,其中Paypal、Visa、万事达卡更是海外支付业包揽前三名的巨头,他们的支持对于Libra的应用推广以及技术完善绝对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换句话说,这些成员的离开,将使得传统企业对于Libra的价值认可以及Libra自身的价值支撑大打折扣。如今,失去了关键合作伙伴的Libra协会“支付部门”,仅余下PayU一家。 在这样的背景下,Libra的价值支撑几乎可以说全权仰仗FaceBook,因此Barr对扎克伯格所说的“FaceBook退出Libra协会”表现出坚决的不信任也是情理之中的。

申明: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链嗅网立场。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微信:anyxbd

联系邮箱:chainxi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