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资讯

区块链落地慈善业,联盟搭建考验入局者能力

来源:中国经营报

在公益慈善领域,如何更快速对接求助需求?如何最大化调动上下游行业的力量参与防控工作?在数字化背景下,科技企业对此交出了自己的答卷。

据了解,蚂蚁金服、京东数科、厦门国际银行、杭州趣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趣链科技”)等多家机构正探索慈善+区块链的应用,希望解决公益机构信息化水平差距较大无法满足公众对透明度要求的矛盾。

对于该模式被聚焦的原因以及区块链在其中的作用,国际新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湾区国际金融科技实验室特聘专家郑磊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随着社会不断发展进步,民众素质不断提高,对慈善活动的需求越来越大,进而对公益透明度的需求也在提升。“区块链技术可以将捐赠、分配数据同时向捐赠人、慈善平台与受赠人公开,使得每笔捐赠可以快速匹配验证。”

入局者增加

“(传统)慈善链条中捐赠人、慈善平台、受赠人无法相互验证。而信息披露所需要的人工成本,又恰恰是掣肘公益机构增强透明度的重要因素。”郑磊坦言。

在两难背景下,公众将目光聚焦到了新兴技术——区块链上。

趣链科技告诉记者,在其基于区块链技术搭建的慈善捐赠溯源平台“善踪”中,

“平台目前已经打通‘寻求捐赠-捐赠对接-发出捐赠-物流跟踪-捐赠确认’的慈善捐赠全流程。借助这一平台,需求方可以实现更加方便快捷的需求信息发布;捐赠方进行物资捐赠并从技术层面确保链上信息的真实可信;社会大众也可以参与监督查询捐赠信息的全流程。同时,浙江省杭州市杭州互联网公证处将为此平台提供相应的公证服务,以法律手段切实防范诈捐等不诚信行为。”

厦门国际银行首席信息官王鹏举表示,

“2019年,我们与厦门市慈善总会合作建设‘公益慈善阳光链平台’,这个平台采用区块链可跟踪溯源技术,借助区块链的公开、透明、不可篡改、可回溯等特性,将用户捐款情况、捐赠救助信息全部记录在区块链上。捐款人可以随时登录平台,实时查询捐赠资金流向及使用情况,明晰自己的善款去向。”

记者从支付宝处了解到,其日前上线了防疫物资信息服务平台,该平台由浙江省卫建委、经信厅主导,利用蚂蚁区块链技术对物资的需求、供给、运输等环节信息进行审核并上链存证。支付宝同时还向疫情相关小程序开发者提供区块链算力永久免费、专项资金支持。

据支付宝方面透露,上述物资平台的产品逻辑为,通过钉钉收集医院等需求方的需求信息,逐级审核后,由经信委确定并上链存证,通过C端支付宝流量入口对公众做信息披露,同时对接当地生产渠道和网络捐赠渠道两个供应端。

京东公益自2017年在物资捐赠方面就开始利用互联网技术,改变传统物资捐赠模式。京东公益方面表示,“物爱相连”物资捐赠平台充分结合京东在供应链、物流、技术等方面的优势,做到全程公开、透明、可追溯。捐赠方可以通过其平台看到受助对象的物资需求,一键下单,由京东物流免费送达公益机构。整个环节即缩短了公益机构拿到钱之后的挑货、比价、招标、配送等流程,也提升了捐赠效率,降低了公益项目的执行成本。

调动各方参与是关键

慈善+区块链领域虽多有尝试与部分落地,但离大规模应用仍有距离。

华为区块链项目总监张小军告诉记者,从技术层面来说,区块链落地慈善募捐难度相对较低。其落地障碍在于运营方的能力与(参与方)共享数据的意愿。“就目前情况来看,(数据共享)障碍容易解决,主要在于运营方能力。”

京东公益表示,不论是政府主管部门、公益机构,还是京东体系内数十万的合作伙伴,都在以更开放的形式进行公益模式的创新探索。

“目前最大的挑战是,互联网公益平台一方面要实现公益机构的需求,同时也承担着要为整个公益生态发展赋能的责任。平台需要战略性地联合公益机构、政府、学术及研究机构、消费者、商业合作伙伴,前瞻性关注一些社会环境问题,助力提供一些社会环境议题的解决方案。”

恒生电子区块链技术总监孙海涛直言,虽然区块链核心逻辑是去中心化,但在联盟链场景下,由于需要吸引各方积极加入,让各方愿意共同成为联盟链中的各个节点,因此对于联盟发起方仍然存在对公信力、资源协调能力等条件的潜在要求。当前,联盟生态的完善,与发起方的主体能力仍存在一定程度的联系。

以厦门国际银行正在筹划推出的慈善公益云平台服务为例,就是希望通过已经建设的智能收款云平台,整合公益慈善区块链平台,为慈善机构和基金会提供捐赠云平台解决方案。王鹏举表示,在寻找邀请慈善机构参与方面,厦门国际银行发动了各分支机构对作业区范围内的慈善机构、公益基金会进行深入了解,特别是各家慈善机构善款捐赠及使用管理模式等,(并且)积极通过远程方式向部分慈善机构进行区块链公益慈善云平台演示,帮助他们理解区块链公益平台业务模式。

同时记者注意到,业内人士认为区块链+慈善中数据上链会影响效率。从实际操作中来看是否如此?

对此,王鹏举表示,通过智能合约层实现数据分类处理和上链,可节约通信资源、提升处理性能,系统延时可有效控制在毫秒级。此外,利用区块链的可扩展性,新接入的合作方可在本地部署区块链节点,提升数据查询的处理效率。因此,数据上链会加快捐赠资金归集和资金运用信息的自动统计、精确反馈,减少人工统计和操作所需时间和错误机会,从这个角度来说,影响捐赠效率的可能性较小。

郑磊则认为,慈善事业其实本身是一个完备的生态,区块链技术是需要将现有参与慈善的机构都上链,其本身是为各个利益相关方提供平台。相关方参与意愿低,是与慈善事业一直以来存在信任危机问题有关的。引入区块链技术,虽然在信息化方面提出了一些额外要求,但却能够从根本解决流程透明可追溯,重建公众对慈善机构的信任这些重要问题,是积极尝试的。“基于透明度最大化的原则,还可以适当降低参与方的资质要求,让慈善事业成为人人可以参与的公众公益,也能够为社会提供更多选择和一个优胜劣汰的竞争环境。”

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普惠金融与智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陈文亦持有相似观点,“真正的‘区块链+慈善’要实现跟传统慈善相区别的运营效果,根本上还是取决于广大的参与方。当下的尴尬就在于参与方普遍仍处于无感的状态,因此‘区块链+慈善’目前并未真正体现更高的效率和社会价值。”

同时,陈文表示,基于区块链打造一个运营良好的慈善生态圈,其亮点在于充分发挥群众力量,有可能形成一个全方位、立体的社会监管以及文化环境的营造,但难点也在于,对参与捐赠行为以及监督捐赠行为的相关奖励激励不可缺少。

申明: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链嗅网立场。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微信:anyxbd

联系邮箱:chainxi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