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资讯

刀锋对话 | 何一领衔币安天团成功出道

4月17日,币安联合创始人兼CMO何一做客由谜渡(52midu.com)主办的《刀锋对话》线上访谈栏目。直播环节,何一针对币安近期的一系列负面消息和质疑声音一一进行了回应。

微博被封、4亿美金收购CMC、拼脸拼胸拼身材、六、九之流、BNB销毁左口袋倒右口袋?联合坐庄图谋客户财产?虚假交易?数据造假?币安Visa卡侵权?用户信任危机?…….

4月17日,币安联合创始人兼CMO何一做客由谜渡(52midu.com)主办的《刀锋对话》线上访谈栏目。直播环节,何一针对币安近期的一系列负面消息和质疑声音一一进行了回应。

刀锋对话 | 何一领衔币安天团成功出道

以下为直播原文,希望对您有启发。

Daisy:在您的微博还没有被封之前,有媒体这样总结:这两年的何一微博有个大变化:从几乎不晒自拍,到几乎每天晒自拍。从中关村巨幅海报,到电视截屏,再到日常照片,何一开始狂晒美照。有分析认为,此举是为了安抚用户,让用户知道出海的币安并没有跑路。

事实上,币安一直处于风口浪尖,从微博被封,屡次宕机,利用STEEM代币协助孙宇晨投票,币安是否面临着用户的信任危机?您的微博三番五次被封是否意味着监管层对币安的打击?

何一:作为一个21世纪的女性,喜欢自拍这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我们会发现说,人类社会发展这么多年,第一次可以如此容易的给自己拍一张照片,如果说自己的审美和构图能力还不错,如果PS技巧再好一点,那我简直就是完美。所以在个人社交帐号上面发自己的自拍照片无可厚非,只要不打扰他人。

所以我就在币安的信任这件事情上,本身不是由何一的自拍照决定的,也不是由六六、七七、滢哥、安娜他们的表情包决定的,而是币安成立的第一天起对用户负责任的态度所决定的。

回看一下币安从成立到现在,做了哪些事情是真正帮助用户和币安之间建立信任连接关键的事情。第一件事情是2017年的时候,如果大家有印象,那时候币安已经支持大家用“BNB”去投币安发行的项目了,当时是因为94所以币价下跌,BNB跌的是比以太坊更多的,这时候我们配合中国地区的监管政策,对中国地区的用户进行清退,其实是我们自己自掏腰包大概贴了1000多万人民币的价差。

有人要求我们这么做吗?没有,我们就觉得因为我们号召用户用BNB投项目,应该对我们用户有一个更负责任的态度。

第二个事情,还是在94期间,比如说当时很多项目方募资以后都在做清退,很多项目方是以低于他们发行价的价格在进行清退。但当时币安发了工资、做了宣发费用,所以我们没有这么多钱了,我们应该以比当初募资更低的价格进行清退。但币安当时怎么做的?我们当时是以市场价清退,用市场价清退,对于币安来说意味着我们要承担比发行成本高3-4倍的后果。

第三个事情也比较典型,是94当时很多用户,在平台上打错了币。当时没有任何一个交易平台说打错了币是平台的责任,交易平台也可以不帮忙找,但我们觉得很多用户一生的资产加起来也就几万块钱,其中还有学生等。虽然我们当时还是一个很小的创业公司,但我们觉得这件事情应该去做,所以我们其实是全行业第一个帮用户把资产找回来的平台。

最后一个例子其实就是合约,大家都知道,其实很多时候大家签署的用户协议里面,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交易平台宕机也好、维护也好,造成的合约价格波动带来的损失,平台是不理赔的,或者有的平台是口头说赔但实际上不赔。但币安的做法是,如果因为我们交易平台的导致的亏损,不管是现货还是合约,我们都会对用户进行赔付。所以我一直说一句话,没有百分之百不出问题的平台,但有为用户负责任的币安,所以到今天我并不认为我们和用户之间存在任何的信任危机。

Daisy:两周对于整个币圈来说,最大的新闻应该是币安交易所成功收购币圈流量行情软件CoinMarketCap,有人认为,对于散户来说,此次收购可能意味着又少了一个可信赖的第三方数据平台。

币安如何确保CoinMarketCap的中立和独立性?OKEx  CEO杰伦建议您4亿美金回购销毁BNB,这样价值更大,您如何回应?

何一:我觉得在商业竞争里面,其实一个叫战略一个叫战术,所谓的战略是说你要看整个行业的,你要想别人想不到的,做别人做不到的。

在收购CoinMarketCap这个事情上,我觉得币安是做了别人不敢想或者无法做到的一件事情。事实上很多公司,他赚了钱是为了放到自己的腰包里面。但币安认为,我们去做这个事业,是为了把整个行业往前推进,真正的去促进社会发展。所以对于我们来讲,我们赚钱做一系列收购、并购、投资的事情,都是在让这个行业变得更大、更强。

当然,收购从CoinMarketCap那天起币安就不再是一个交易平台,而是一个集流量和交易为一体的商业生态体。

有很多人认为,CoinMarketCap有什么牛的?我随便做个网站然后招几个人就能够把它做出来了,但事实上并没有一个平台在过去几年真正能超越CoinMarketCap,这和这个团队在早期挖了非常长时间的护城河是有直接的关系的。

所以在买和不买这件事情上,涉及到的第一个是你舍不舍得,你真正是为了赚钱享乐,还是说你想把这个行业往前推进?第二点是你买不买得到,看不看得懂,那如果你去找CoinMarketCap,也不是说任何一个平台,任何一个公司只要花钱他们就愿意卖。所以前面讲的呢其实叫商业格局,叫战略。

下一步我们再来讲战术。就在战术里面,比如说美人计、暗度陈仓,这其实都是战术,这些都是计谋。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这种所谓的计谋其实是没有太大的意义的。比如说声东击西、造谣抹黑这些都是战术,我觉得币安在战略上很强,在战术上确实有待提高。

所以从我的角度来讲,我不太去评价我们同行一些从业者的观点,为什么呢?因为我觉得他们看不懂,也听不懂。既然他们看不懂也听不懂,那去评价他们干吗呢?

我们在自己眼中没有特别优秀,有时甚至觉得很渣,但我们会努力追求卓越,现在我们看起来特别优秀都是同行的衬托。

Daisy:有媒体这样评价您:孙宇晨越玩越出彩,您却沦为了六、九之流。媒体给出的理由是:孙哥靠蹭巴菲特造就了全社会热点,而您似乎沉浸在和友商某些员工的拼胸拼脸拼身材的游戏中无法自拔。您是币安创始人,和一个打工妹争长短、各处撕逼是在自贬身份,毕竟对手的层次决定了你的层次。

您赞同这个评价么?帮网友问,那些靠与你撕逼而火的友商员工,您觉得她们应该感激你么?

何一:首先我觉得区块链行业之所以存在,非常大的一个价值点,就在于我们叫“反权威、反中心化”,所谓“反权威、反中心化”是说我们尊重个性、尊重平等。所以一直以来我作为币安首席客服,一直在社区里面非常活跃,因为我希望能够听到更多来自一线的声音,我希望能够收到更多用户关于我们产品的反馈。

我也非常期待在所有的社区里面和任何一个币圈的从业者,或者说是持币者,有公开透明精神上平等的沟通。

我认为人和人在人格上、在精神上首先应该是平等的。但是有的时候,我们确实也看到在这个社区里面,有一些人他个人修养也好,或者说受教育的程度也好,相对来讲会差一点。他有时候为了达成个人的目标,可能会采取一些非常规的手段。

过去互联网行业的“3Q”大战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360通过撕逼一线的互联网公司,让自己变得相对来讲更有名一点,我们也看到币圈同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

但是我并不认为这样对我们的行业有任何帮助。当然对于某些个人来讲,可能这可以帮助她涨点工资。但如果我在社区和别人过多的交流和沟通,反而变成了别人走红的一个通道。那我想我需要减少在这些社群里面露面的频次。因为对于我来讲,这件事情它已经变得没有效率,价值变低了。

但我仍然认为社区的沟通是非常重要的,我还是希望继续倾听来自社区的声音,但如果我自己不做就需要有其他人来做这件事情,所以我们招了包括六六、滢哥、七七、思思还有安娜。所以币安开放招聘的时候,确实能够从市面上招聘到一些非常聪明非常努力的年轻人,但这个跟性别没有关系,跟胸大不大,跟腿长不长没有关系,只跟他们的个人职业素养有关系。

六六她的工作时间是每天早上的9点到夜里两三点,七七是我们的俄语客服,尽管七七也长得很美,但她从后台到一线也走了七个月的时间,思思原来在国企是非常安稳的生活,但她从去年开始一直在坚持给我们投简历投了无数次。

所以币安在招聘的时候,不会去看你是不是长得美,也不会去看你会不会在群里面讲黄段子,本质上来讲币安还是会去看什么样的人能够沉下心来,在社群里面扎扎实实的对用户的问题进行解答并且作出反馈的工作能力,我觉得每个努力工作的人都值得尊重。时间是检验一切的真理,交给时间是最好的。

Daisy:此前BNB修改销毁方案时七爷曾怒喷BNB销毁是左口袋倒右口袋的游戏。有媒体分析,火币回购销毁的是已经流通的HT,而币安销毁的是团队持有的BNB。两者最大的不同是,火币的销毁能直接激发已流通HT的价值,而币安的销毁对目前已流通BNB不构成直接的影响。

您如何评价火币平台币HT的销毁方案?BNB和HT哪个平台币更有价值?

何一:其实不管币安,还是BNB,从来没有把同行的任何一个交易平台作为竞争对手。我们在海外不管跟coinbase还是其他的平台都非常的和谐,我也很好奇,就是为什么在中国币安不断的需要被评价。

币安自己的竞争对手永远是自己,所以追求精进,追求更好的币安是我们的追求。

看一个代币本身的价值,我们可以看几个点:第一点是代币在全球范围内,到底有多少人持有它,认可它。这点推荐大家可以看一下以太坊上面BNB的地址数量,它是一个非常直观的数字。这个数字会受什么影响呢?第一个是它在全球范围内的用户量,其次有多少用户愿意持有它。

但以太坊上面的地址数量也不一定就是全部的数量。但当我们做数据统计的时候,如果把所有的交易平台都刨出去,就只参考链上看到的数据,看公开的在非交易平台内的钱包地址数量,其实也是一个很好的佐证。

第二点,应用场景上,币安作为全球头部的交易平台,BNB一直是可以冲抵手续费的。除此以外,币安的launchpad投融资也是接受BNB的。

第三点,我们自己在做第三方投资并购的时候也会用到BNB,比如一个小项目方,发一个平台币或者其它代币出来,我收购你公司可以用BNB结算。

第四是在全球范围内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基础应用设施其实是支持BNB的,包括前段时间在新加坡以及非洲一些国家地区,当地人是可以直接用BNB去做日常消费的,不管是买东西还是约车。

说完应用场景我们再来说第三点,在全球排名前十的币种里面,BNB是唯一一个相对来讲更偏应用的代币,其他的币更偏主流币,也就是说它会有自己的链,有自己的智能合约的。在这里也有一个好消息告诉大家,币安的智能合约会在今年上线,所以BNB也完成了从一个所谓的平台币再到主流币的转化。

接下来我们可以聊一下销毁,我们知道发币的频次,一开始都是写在智能合约里面的,币安的BNB解锁速度也一直是按照我们在17年白皮书里面的约定,分年分批次的解锁,当然我们也确实看到行业有很多交易平台在不断的把过去的所有代币全部销毁,然后再重新发新币。但有可能代币发完以后用户不买账。

币安的销毁,是被大家一次又一次拿出来讨论的话题。币安作为一家交易平台,在币圈里面可能是少数的,把自己所持有的BNB一个都没有流向市场的项目方。我们过去经常看到有人骂,某个项目方提前解锁自己的代币,跑到二级市场砸盘、收割韭菜,然后别墅靠海了。

但币安这个项目方的币一个都没有流向市场,为什么?因为我们觉得可能在长久的未来,币安会变得更大、更有价值,我们团队所有人愿意去延迟满足,愿意去把币安做得更大更强,而不追求短期的变现。

另一方面,在BNB销毁的过程当中,实际上所有销毁的代币,都是在市场上已流通的代币,而不是智能合约锁定还没有流通的代币。流通的代币里面有一部分会从二级市场,也就是币安收回的这些手续费里面销毁,有50%会从币安团队持有的BNB里面销毁。

但随着BNB销毁的速度越来越快,后面销毁的比例和结构也会有一些调整。总体来讲,我觉得有些人对BNB做一些非理性评价的时候,尤其是评价自己的同行,往往是因为他比较着急,无计可施。

所以原则上来讲,我们不太愿意去评价别人的商业模型,代币模型,或者是评价别人的发展,我们觉得还是专注做好自己的事情更重要。

Daisy:4月5日,经济日报刊文的《虚拟货币交易有多深》文章中指出,在市场调查中发现,前三大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平均换手率分别为13.25%、88.33%和6.15%,都大幅高于国外持牌交易所的平均换手率2.37%。这说明交易平台存在采用机器人刷量的嫌疑。

而市场调查数据显示,样本交易金额中,某个数字的出现频次呈现异常翘尾现象,这表明这些数据经过了人为修饰,并不是自然交易的结果。

该文章认为,交易平台存在虚假交易和数据造假行为。在市场调查中发现,某些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相互勾结,图谋客户的资产,人为制作系统瘫痪,导致客户被动爆仓。币安是否存在虚假交易和数据造假行为?是否联合过其他交易所一起坐庄?

何一:其实不仅仅是经济日报,国内外很多其他的分析机构,根据综合数据分析,都会得出一个结论:整个币圈有大量的交易所的数据,尤其是交易量,用户规模都有注水。在我们这样一个离钱非常近的行业,确实会出现一些从业者不太规范,或者说他比较渴求短期利益,我们觉得它也是行业发展需要被淘汰也必然会被淘汰的一批从业者。

其实大家可以自助的通过一些第三方统计工具平台,综合查询各个交易平台的真实用户规模和访问流量。根据这个访问的流量规模和地域,我们再看,如果一个平台用户量或者说访问量其实很小,但交易量很大,就必然是有问题的。当然,很多平台也会刷一些数据,但没有办法把所有数据都刷完,所以综合数据的横向比较是很有价值的。

说完怎么样去鉴别交易量的真假、用户规模的真假,其实会提到大家喜欢讨论的一个话题叫机器人,所谓机器人叫什么?就是API下单,量化交易。不管是在传统的金融市场还是在币圈,量化交易或者说API交易、机器人交易都是一个很正常的交易工具,大家也不要觉得机器人就一定是好的或坏的,它是中性的,也需要去买卖,而且不一定会赚钱。

我们鉴定完这个假的交易量,再来鉴定一下所谓的一些假的谣言。举个例子,币安是不是在市场上有参与做空?我觉得很简单的逻辑,任何一个交易平台,从主观上来讲,它其实都希望币价是上涨的,这也是为什么CZ从2014年就开始孜孜不倦的传销比特币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因为我们所有人都是持币者,如果币价下跌,我们收入会缩水,其次这个市场活跃度会降低,我们用户会变少,这种情况下是不太能够帮助平台利益最大化的。

从币安和我个人的角度看,任何一个稍微大一点的交易平台,主观上想要去宕机,或者想要跟用户对赌是很不明智的。因为这是在把你赚钱的饭碗砸了,没有必要。事实上踏踏实实收这个服务费、手续费能赚的钱更多。

当发生不管是维护事件、宕机事件,尤其是第三方不可抗力,比如说“DDOS”之类的,有人就说这个事是别人“DDOS”我,我不想赔我也没有义务要赔你,这个逃避责任的情况,是完全可能出现的。

我们总结性的来去看这个问题,第一,币安的用户量和规模已经足够大,不需要去做假交易和假排名,因为它对我们毫无帮助,哪怕是在CoinMarketCap,在上面也找不到币安排在第一名、第二名,没有,对吧?

很多交易平台之所以去刷交易量,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刷到CMC的第一名,CMC的流量大,可以给他分点流动。所以现在CMC也在加紧他们的开发,用更智能的算法来防范小平台去制造虚假繁荣来迷惑用户。

最后这个话题,我觉得特别值得拿出来讨论,就是交易平台到底有没有联合一些项目方坐庄的,到底有没有参与交易的,我认为很多交易平台可能会有。但对于币安来讲,我们首先这个用户规模在里,我们收入也在这,币安如果参与市场交易跟用户对赌,说实话,没有必要。

因为你要知道市场永远不是可以绝对控制的。当你试图控制市场的时候,你可能赚了几笔,但只要有一笔不在你的控制范围内,你就会赔的非常惨淡,比如说MT.gox就是很好的例子,MT.gox倒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创始人去参与交易,币价涨了以后没有办法拿出来那么多币给用户。

Daisy:3月26日,币安发布公告称将推出自己的币安visa卡,该卡由Visa发行,在200个地区的线下和在线超过4600万商家接受。相当于银行借记卡,可以用币安账户内的虚拟货币进行支付,但是在大力宣传之后,币安悄悄的将信息改了,目前币安visa卡的公告名字已经被删除改成了Binance卡,现如今公告内容被删,甚至卡身上visa标识也已经被删。

有人质疑币安卡只是币安碰瓷的一个手段?币安卡是否根本没有获得visa授权而构成侵权?

何一:说到这个话题,其实想跟大家讲一个故事,大家都知道我前两年是在一下科技,做一直播,一直播刚上线的时候我们签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明星宋仲基,那时宋仲基是韩国在中国地区最火的艺人,没有之一。

其实当时花椒直播和360的直播公司跟我们都在抢宋仲基的case,都想签宋仲基,而且双方都不缺钱,所以就进入了一个非常焦灼的战争当中,你提价我也提价,最后一下科技赢得了这场胜利。

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当时360没有经过宋仲基授权,就使用宋仲基的海报,触及了经济公司的逆鳞。所以当时韩国的经济公司没有选择再继续跟花椒合作,而是选择了和一直播合作,我也赢得了抢宋仲基的胜利。

反观这个案例里面我们可以看到,币安作为一家商业公司,跟VISA这样的信用卡发行方,联合发行信用卡,可以帮助我们用户获得一些增值服务,这个业务是没有问题的,也很正常。

但这里面确实出现了一个问题,我们在做信息公开的时候,没有获得VISA的品牌授权,所以在这个合作成立但没有拿到品牌授权的时候,我们不能提前做PR,这就是为什么把消息撤回和暂时停止的原因。

一个创业公司,不管是区块链圈子还是互联网圈子,它的发展速度是非常快的,币安在很多细节执行上面,比如在品牌授权的细节上面,确实是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我们在项目成立但是品牌授权没有拿到的情况下,确实不应该先做这个宣传,所以币安也要求我们的PR先把和VISA有关的信息做一下清理,在项目正式发行的时候会有更多的信息披露给大家。

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在面对市场上一些不同的声音、谣言的时候,要学会理性的甄别这些谣言。要不然就容易被带着跑,清晰的建立自己的知识体系,获取更多行业信息,我觉得还是有助于建立个人的投资标准的。

从今天问的问题来看,我觉得我们在中国地区的舆论导向和战术层面简直可以用一塌糊涂来形容,币安在中国的PR以及社区的舆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Daisy:您在海外似乎没有推特,基本上从不发声,反而是CZ推特上出面比较多,币安的中国公关战略与海外有什么不同?您和CZ二人的个人品牌公关战略是如何分配的?

何一:事实上不管我的微博还是CZ的推特都是我们自己的个人帐号,币安的推特是目前是全球所有的区块链公司里面,粉丝最多的推特帐号,在这个品牌公关的部分,我们公司确实是有一个比较小的团队在做全公司的公关。

品牌和公关,确实是在我的部门里面,但第一呢,这个部门现在人不是很多,但每个人都很优秀。当然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我今天也反复说了很多次。所以我觉得在未来,我们可能会在中国地区的公关部分,或者说跟媒体沟通的部分去做一些调整。

但整体来讲在币安的整个业务范围里面,品牌公关不是我们非常重视的一个版块。我倒并不是说这个部门不重要,而是说品牌这种东西它不是生造出来的,而是随着公司的基因生根发芽的。如果你的这个公司干得就不是人事,你怎么包装也包装不出来,所以所谓一个公司的公关品牌战略,就是坦诚和诚实的做你自己。

你本来是什么样子的,就把真实的一面呈现给大家看就好了,所以有的朋友会说“一姐你看你好歹也财富自由了,在群里面跟那些傻逼扯什么犊子,反驳什么呀?”我觉得看到不对就是要说,我们四川人有一句话“看到不对,老子就是要说”。

这个世界上不是你弱你就有理,就因为你没钱,没地位,你就可以出来任意造谣抹黑别人,可以作恶,这个是不对的,那如果我们把这个世界拱手让给那些恶人,那这个世界最后就会被恶意淹没。

所以今天非常不好意思让大家看到了一个跟你想象中不太一样的何一。也希望所有人能够继续支持币安,我觉得还是一起把行业做大吧,行业做大了大家才共同有肉吃。

申明: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链嗅网立场。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微信:anyxbd

联系邮箱:chainxiu@163.com